最新消息

日本外賓參與國際暨兩岸事務主管及人員會議參加報告

旨揭會議已於2015年6月4日假國立臺灣大學圓滿落幕,本次會議包含5位日本外賓(大學管理研究會的本間會長、鹽川理事以及大阪府立大學栗林知美等)
其與會報告為大阪府立大學栗林知美總括主查,所撰寫的會議參加報告,並刊登於「大学 マネジメント SEP 2015 Vol. 11, No.6」期刊中

2015年度FICHET會議參加報告

Report on 2015 Executive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and Cross-Strait Affairs (FICHET)

 

大阪府立大學 國際交流推進機構 國際交流課 總括主查 栗林知美

經歷

曾任銀行職員,2001年就職於大阪經濟大學,

往後9年主要擔任留學生的受理及派遣學生赴往海外等國際交流業務。

2011年時任職於大阪府立大學,2014年4月起就任現在職位。

 

筆者參加了由FICHET於2015年6月4日(四)在國立台灣大學舉辦的Executive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and Cross-Strait Affairs會議。借台灣政府教育部之協助,本會議每年都會定期舉行,集台灣各大學擔任國際交流的副校長、中心長及相關職員於一堂,針對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和海外各國現況,舉行專題演講及分組座談並進行情報交換。本次會議的參加者包含了FICHET、台灣政府教育部、場地提供者台灣大學等各組織的相關人員總計約150名。
FICHET是以台灣高等教育的國際化為目的,於2005年由原(1)Association of National Universities of Taiwan (ANUT)、(2)Association of Privat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Taiwan (APUC)、(3)Association of National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Technology of Taiwan (ANUCT)、(4)Association of Privat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Technology of Taiwan (APUCT)等4個團體統合而成的NPO團體。目前全台159所大學中116校為其會員校,理事長現由淡江大學校長擔任(隨著任期結束,本次會議結束後由成功大學校長就任)。
參加人員中海外參加者總數28名,包括中國、香港、澳洲、加拿大等地的貴賓,其他有大學管理研究會的本間會長、塩川理事等三名受邀自海外的來賓。
筆者和塩川氏一起自2013年後每年都會參加此Executive Conference會議,今年已是第三次 (關於第一次會議,請參照塩川氏所寫之報告書(《大學Management》2013年12月號)) 。本報告書除了本次會議的參加報告外,還希望透過目前為止的三次會議經驗,向讀者報告台灣的高等教育至今為止的變化。
 

  1. 研討會的國際化

會議議程為一全天(9:50~17:50),上午是專題演講,下午則是專題座談與分組座談。(   表1)
相較前兩次研討會令人驚訝的是,主辦方意識到本會議為國際會議,而以100%全程英語進行會議一事。雖然目前為止的會議資料也約有一半左右是以英語撰寫,但由於分組座談以中文進行,資料和投影片也是以中文撰寫,因此海外來的參加者身邊都得有翻譯人員。本年度的研討會全程以英文進行,會議資料與投影片也統一以英語製作,對海外參加者來說,相比透過翻譯而言更能深入了解發表內容,此對應著實令人感激。
以相似的會議模式而言,不論是日本的大學國際交流擔當者會議,或是筆者在過去三年間也有參加的韓國的大學國際交流擔當者會議(KAIE=Korean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ors),都尚未能實現100%全英文會議,由此可以知道FICHET強烈意識到本研討會為國際會議。
另一個值得注目的地方,是此三年間海外參加者也有了顯著的變化。(   表2)
 
 

表1. 議程概要

開幕式 教育部政務次長、FICHET理事長、主辦校(國立台灣大學)校長
專題演講1 「NTU, we change the world through education!」
講者:國立台灣大學MOOC執行長 葉丙成教授
專題演講2 「高等教育的轉變和創新:全球趨勢和台灣的策略」
講者:教育部 馬湘萍
午餐時間
專題座談1 「Educational Initiatives for Global Education」(澳洲、韓國、加拿大)
專題座談2 「Promotion and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in Mainland China and Hong Kong」(中國、香港)
分組座談Ⅰ 分組1  如何利用優質短期課程吸引外生
分組2  海外辦公室的設立與營運
分組座談Ⅱ 分組3  優秀青年學子雙向蹲點試辦計畫-理念與實踐
分組4  校際交流的邊際效益與推動經驗分享
分組座談Ⅲ 分組5  實習與創新創業
分組6  跨校聯盟合作與國際化效益
閉幕式
晚宴

 

表2. 國內外參加情形的推移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台灣參加者 80名 74名 95名
海外參加者 日本(JAFSA)、韓國(KAIE)
 
12名
韓國(KAFSA)、中國、香港、澳門、其他(日本)
10名
韓國(KAFSA)、中國、香港、澳門、其他(日、澳、加)
28名
參加者總數* 92名 84名 123名

*FICHET、教育部、會場提供校相關人員未列入

 
筆者初次參加的2013年研討會中,當時從海外受邀前來的官方來賓僅有日本(JAFSA:國際教育交流協議會)及韓國(KAIE)的代表團而已。而2014年的官方來賓則有韓國(KAFSA:Korean Association for Foreign Student Administrators)及中國(北京大學)、香港(香港中文大學)、澳門(澳門大學)等,其他的海外來賓只有來自天普大學(temple)日本校區的參加者。來自中國、香港、澳門等地來賓的增加,反映了台灣政府欲強化與這些地區的高等教育的連繫之方針。本年度來自中國、香港的各大學參加者更從前年的5名大幅增加至20名,甚至澳洲、加拿大皆有賓客前來。
另一方面,關於日本的參加情況,在筆者初次參加本研討會的2013年度時,JAFSA(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國際教育交流協會)雖然曾受邀並派代表團前來與會,但那之後就未再參加了。為了要維持及提升日本在全球高等教育領域中的影響力,以及為了要強化與各國大學間的交流網,如JAFSA這樣的團體若不重視與FICHET等教育相關團體的交流,並在像此研討會一般的場合向各國傳達關於日本高等教育的最新情報的話,不就會落後鄰近的中國、台灣、韓國一大步了嗎?筆者對此抱著危機感。
在如此情形下,大學管理研究會的本間會長參加此次研討會,並藉由FICHET的安排,而得以實現與台灣的大學經營管理相關團體的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的張玉山代表(中山大學財務管理學系教授)之間的懇談,實是意義重大。
 

  1. 從專題演講來看當前台灣高等教育

 
「NTU, we change the world through education!」  講者:國立台灣大學MOOC執行長 葉丙成教授
葉教授的演講以「Gamification for Education」(=將遊戲要素放入教育之中)為主題,這在探討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問題的研討會而言,是相當少見的議題。葉教授是全球首位開設了活用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網路遊戲形式教學課程並以此聞名的人物,他的演講也闡述了接下來的高等教育須融入遊戲手法的重要性。
葉教授指出遊戲中擁有的①競爭②同儕審查③規則等三要素,在教育上能發揮非常大的效果,並介紹了他自己實際在網路上開設的「機率」課程。網路遊戲系統「PaGamO」內有眾多學生在與相互競爭,而讓參與課程的學生能在與彼此競爭的同時,持續追蹤確認其他學生的成績和自己的排名,就是此系統的特色,葉教授解說道:這對學生主動學習解決問題的能力很有幫助。
MOOC是海外各大學大舉推行的網路公開課程系統,世界三大MOOC課程聯盟之中,史丹佛大學、耶魯大學等有名大學皆有以Coursera開設免費課程。國立台灣大學提供了全球首次使用Coursera的全中文課程,學生人數超過了五萬人。除了使用網路遊戲的課程外,葉教授也讓學生以小學生為對象進行發表,並讓小學生投票決定哪一個發表最為優秀,不斷地活用遊戲的①競爭②同儕審查③規則等特性來推動教育。
葉教授說道:「對於把遊戲融入教育一事皺眉的教育相關人員一定不少吧。但大學相關人員必須得了解,出生便與智慧型手機形影不離的現代學生與我們這世代的學生截然不同。再過五年、十年,將遊戲手法融入教育勢必會成為必然」。演講以此段話作結,給了會場中的與會者們很大的衝擊。
筆者曾參加過的前兩次會議中,專題演講的主題都是關於台灣的高等教育及世界各國的政策等等,所以我本來以為此次葉教授的演講內容與大學的國際交流擔當職員會議沒有甚麼關係,但其實並非如此。「我們正在向世界發信教育的新趨勢。」葉教授的演講,訴說了我們思考如何提升自己大學在全球影響力的必要性,同時也在向參加者們提問:「何謂大學國際化?」
至目前為止,說到國際交流,最受重視的皆是派遣學生到海外留學以及獲得優秀的留學生來校就讀。雖然每間大學都都很努力在開拓大學間協定的締結、招募留學生、以及開發海外交流計畫,但我也感覺到或許所謂的大學國際化也正走在迎向下一階段的時期也不一定。
 
「高等教育的轉變和創新:全球趨勢和台灣的策略」  講者:教育部 馬湘萍 執行秘書
演講內容包含了台灣政府的教育部對台灣高等教育策略的解說。台灣的大學入學率雖然在2014年時達到了70.85%,但由於快速進行的少子化成了深刻的問題,目前預測2016年學生數將會減少至27萬人,而2028年則會減少至16.6萬人。台灣現在共有159所大學,其中普通大學國立34所、私立37所,職業專科學校公立15所、私立59所,短期大學公立2所、私立12所。少子化若繼續快速進行下去,大學的數量勢必會呈現飽和狀態,很有可能會影響到台灣高等教育在全球的競爭力。
根據WEF(World Economic Fortum)的2014-2015國際競爭力排名,全球144國中前6名為瑞士、新加坡、美國、芬蘭、日本,台灣為第14名(2012年為第9名)。能否確保優秀人才,是影響國際競爭力的重要因素,亞洲各國皆提出了各種的政策,如日本的Global COE Program (2007~)、韓國BK21 (2000~)、中國1000 Talents Plan (2008~)。而台灣的Top University Project (2006~)現在正在第2期(2011~2016),台灣政府選任12所大學為頂級大學,每年撥予3億美元的預算。
教育部認為阻礙台灣「大學國際化」的要因是在法律規制的問題上。台灣政府教育部於2014年3月發表了「自由經濟示範區(FEPZs)教育創新計劃」,希望藉由舒緩相關規定,能促進台灣各大學與國外大學間的合作(海外大學於台灣設置台灣校區及分部)、及廣收海外優秀留學生和教職員,而得以提升台灣高等教育的國際競爭力。
 

  1. 從專題座談看各國動向

各講者針對澳洲、韓國、加拿大、中國、香港等地高等教育的現況都有在其報告中提及,而每個發表都有提到該地政府為鼓勵學校派遣學生至海外留學及招募留學生所推行的政策,其中令人深感興趣的是香港中文大學副校長Gordon W.H. Cheung提起的問題:「為何大學有國際化的必要?」他讓參加者們再次認識到,明確地知道為誰及為何之後再思考戰略及策略的必要性。
專題座談的議程中,各國的講者報告了自己國家根據該國問題所提出的國際化策略。對於如何獲得優秀人才,各國家政府皆在思考及推行政策,如韓國KAFSA(Korean Association of Foreign Student Administrators)前代表Jun-Hyun Hong教授的報告中,提到了韓國留學生政策的現況。與日本的情況相反,韓國赴海外留學生的數量高於外國留學生數量,學生流失量已成為深刻的問題,如何從國外招募優秀的正式留學生成為韓國當前的課題。韓國政府為了招入優秀留學生設有GKS(=Global Korea Scholarship)獎學金,該獎學金原本是以支援教學型大學的大學部正式留學生為主,現在則轉向支援研究型大學理科領域的博士課程正式留學生為主,GKS提供的總額度現在為一年100萬美元,並且在戰略上設定招募留學生的目標國,鎖定印度、越南、蒙古的學生。
而日本又如何呢?講壇上沒有講者能對參加者們報告目前日本政府的留學生政策及教育國際人才的方針,實在讓人非常遺憾。
 

  1. 台灣高等教育接下來的目標

最後我想整理關於我有參加的分組座談內容。筆者過去參加過的兩次會議中,分組座談主要的主題多是介紹關於派遣學生至海外留學、與海外大學學生的雙方向課程、以及招募包含中國在內的各外國留學生的招生計畫等等。而本次會議的三個場次(共6組座談)則全部都是以大學間合作為主題。談到的內容報包括如設置海外據點、加盟如UMAP等的國際間大學網絡、台灣內部的大學間合作等等。而在講到台灣內部的大學間合作時,講者介紹了許多參加者們都很有興趣的事例,在之前兩次會議中,主題則多是在談強化海外大學的合作,這可以說是一種變化。
某個分組座談的其中一名講者一下發言說「各大學在整體環境還很好的時候,有努力和其他大學競爭就好了。在資金和人力資源都不好的現在,所有的大學群起競爭沒有意義,如何合作並共享資源會成為活下去的關鍵。」一下又說“Can we truly believe in university alliances?”讓人印象深刻。
雖然在筆者而言,台灣由政府主導、積極提升全台灣教育品質與獲取留學生的努力相較日本為高,但面對大學間合作似乎也還有許多課題。話雖如此,無庸置疑地往後各大學能否相互活用各自的資源將成為台灣的大學從生存競爭中取勝的重要關鍵。

  1. 結論:縱觀3年來的會議

筆者接連3年皆有幸參加本會議,而有機會直接感受到台灣高等教育是如何變化、以及將哪個國家‧地區定為目標並努力於國際間的連攜合作。同時也因筆者這3年間每年都有參加在韓國舉行的大學國際交流擔當者會議(KAIE),而有機會比較台灣與韓國動向的不同。
台灣與韓國同樣皆抱持著較日本深刻且快速的18歲人口減少問題,兩國在如何及能否從國內外獲得優秀人才將會影響國家經濟的狀況上而言有共通的問題點。為此,高等教育機關必須要提供富有魅力且高素質的教學,同時也必須要將目標放在世界級水準,可以說國際化有其迫切的需要。
而日本又如何呢?國際化並非是以「有做就好」的理由就可以做起來的事。我們這些大學相關人員,是否能夠針對自己所屬的學校,明確地回答前述提到的「為甚麼大學需要國際化」此一問題呢?筆者有感,透過近鄰諸國的高等教育國際化的現狀,似乎看到了不久後的日本,與此同時也感到了「就此下去,日本是否會被台灣和韓國拋之遠去」的不安。
即使是大學的相關人員,若不是於國際部門工作,則對於亞洲近鄰諸國的大學的動向,或許會覺得那是如別的世界的事情一樣。但是實際赴現場親眼看過後,卻常有如親身經歷一般的感覺,當中筆者受到最強烈刺激的是「於思考大學的國際化之際,不該單以校級規模去思考」。筆者希望,能有更多讀者們去往外國、特別是亞洲各國的大學,實際親到各地,藉由每個人親眼所見、所感,進而能從全球的角度來看日本的高等教育現在的情況,以及進而思考要使日本的大學達到全球的水準所必要的是甚麼。
最後,感謝讓我有這個機會參加本研討會的台灣政府教育部、FICHET的各相關人員。並感謝三年來和筆者同樣雙方會議皆有參加的塩川雅美,為本稿之完成所提供的許多建言。於此致上感謝之意。

 

聯絡資訊
吳昕珩0223222280#123herng@fichet.org.tw

回饋表單




Feedback